首頁>話題專題

一方熒屏折射時代進步和文化自信

時間:2019年10月08日 來源:文匯報 作者:張禎希
0

多哈杜海勒vs德黑兰独立 www.hddxoc.com.cn   《特赦1959》首次以電視劇形式聚焦新中國成立后,對戰犯進行改造和特赦的歷史事件;《激情的歲月》聚焦新中國成立初期,科研工作者扎根戈壁、為祖國“兩彈”事業奉獻青春的傳奇經歷;《國家孩子》再現上世紀60年代,三千南方孤兒被蒙古族家庭收養,從此扎根草原的人生歷程。

  近期幾部熒屏熱播作品,勇于從歷史的題材寶庫中打撈感動,完成了一次次回望初心的熒屏獻禮。在收獲觀眾好評和收視率認可外,這樣的題材跨度,亦彰顯出國產劇創作者們的使命感與魄力。

  改革開放以來,國產劇集蓬勃發展。數據顯示,國產電視劇年產量已從1978年的不足十部,上升到2018年的323部13726集。僅2018年一年國產電視劇的產量,便是1978年到1987年十年總產量的兩倍多。

  1958年被《一口菜餅子》“咬”開“第一口”的中國電視劇已走過花甲之年,但與時代共進步的中國電視劇從未老去。從轟動全國的家庭倫理劇《渴望》到近年引發廣泛關注的《我的前半生》《都挺好》《小歡喜》,電視劇對生活的觀照面不斷拓寬;除《紅樓夢》《西游記》等傳統經典文本外,社會輻射面更廣、想象力豐富的網絡小說也成為底本來源;從電視劇到網絡劇,隨著影視產業化普及,國劇題材光譜更是被不斷豐富。

  學者指出,熒屏不僅是社會生活的鏡像,更是民族情感與鮮活想象力的審美載體,一部部輝映熒屏的佳作,共同交織出時代進步和文化自信的樂章。

  與時代共進步,與火熱的生活共鳴,與人性的本真對話

  “與時代共進步,與火熱的生活共鳴,與人性的本真對話,一直是中國電視劇的創作特點?!敝泄醬笱Ы淌謖毆嗡?。時代孕育了國劇,而國劇又珍藏著寶貴的時代記憶。

  1958年,時長20分鐘的《一口菜餅子》在北京電視臺誕生,拉開了中國電視藝術的序幕。中國第一部電視連續劇是誕生于1981年的《敵營十八年》。與《一口菜餅子》鮮明的教育色彩不同,《敵營十八年》以新穎的手法呈現,開啟了國劇“抓人眼球”的娛樂化先聲。

  1990年,一部《渴望》幾乎讓全中國觀眾動了真情。這部家庭倫理劇創下一年在100多家電視臺播出的紀錄,成為街頭巷尾熱議的話題。在學者看來,《渴望》“趟”出了一條“中國式大眾文藝”的先河——在社會文化、大眾心理與市場需求之間找準了平衡?!犢釋返某曬κ巧鈧矢兄諼囊兆髕分匾庖宓淖糝?,百姓生活也由此成為中國電視劇表現的主流,《編輯部的故事》《我愛我家》《上海一家人》《北京人在紐約》《孽債》《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》《空鏡子》等一批經典劇集應運而生。

  半個世紀來,繁榮的中國文學滋養著國產電視劇?!段饔渭恰貳逗炻ッ巍貳端按貳度菀鎩貳讀惱貳端氖勞謾貳段С恰貳犢滴跬醭貳隊赫醭貳渡倌晏熳印返染緙某曬Χ祭氬豢檔奈難У妝?。對文化品質的極致追求也體現在劇集的創作中:以87版《紅樓夢》為例,這部作品一拍就是三年,演員一進劇組就展開了長達半年的學習培訓,劇組還專門請來王昆侖、周汝昌、沈從文等20多位大家為演員授課。

  互聯網時代,更為豐富的題材、表達拓展創新空間

  進入互聯網時代,更為豐富的娛樂樣態擠壓了國劇的生存空間,也為國劇的發展帶來新一波機遇——在與時代審美、國際品質對接的過程中,國產劇集不斷自我升級。觀眾的直觀感受是,國劇更豐富、更好看了。

  主旋律作品與主流受眾有效對接,奏響熒屏最強音的案例越來越多。去年,一部致敬改革開放的《大江大河》成為年度“爆款”。該劇在播出的26天中,持續坐穩收視頭把交椅,在青年人云集的影評網站上拿下國產劇中罕見的8.8高分。北京師范大學文藝評論基地副秘書長王赟姝分析,可看性為宏大題材做了成功的背書,找到了時代審美與主流敘事的契合口。

  國產劇集類型不斷豐富細化,在多個題材領域出現了不少經典。懸念迭起的諜戰劇《潛伏》《黎明之前》《風箏》曾掀起追劇熱潮;《人間正道是滄?!貳侗逼轎拚絞隆貳度嗣竦拿濉返日翁獠木緙搶硇運伎加胍帳醣澩锏暮托懲騁?;《亮?!貳妒勘換鰲貳段業耐懦の業耐擰酚鎂錳獠某性厝誦緣納羈?;《大明宮詞》《瑯琊榜》則為熒屏鐫刻下唯美的古典意蘊。

  根植于互聯網,與青年審美更為貼近的網絡劇也在近年萌芽、成長。2014年被稱為國產網絡自制劇元年,這一年200余部網劇上線,點擊播放量達百余萬。近年,《白夜追兇》《無證之罪》《河神》《最好的我們》《怒晴湘西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以新穎的題材、國際化的表達與傳統影視劇形成互補,拓展國劇的“疆界”。老導演謝飛如此分析近年網絡劇從小眾市場逆襲的原因:“不按電視臺經濟的老框框,該長長,該短短;有明星可,無明星也行;強調娛樂類型的品質,遵循視聽藝術的特征;雖然制作費用不高,但完成的品質絕對不低?!?/p>

  開啟品牌化2.0時代,走出去的中國制造傳播發展經驗

  從最初的“直播小戲”到如今的“長篇巨制”,半個多世紀來的中國電視劇蓬勃發展,離不開產業理念的不斷升級。上世紀90年代,省級電視臺接連上星,省級衛視競爭格局逐漸形成,早前“制播一體”格局被逐步打破。到了2003年,隨著民營制作公司生產力被逐步釋放,“制播分離”為國產電視劇市場注入大量人力、物力與財力,又用公司化運作的靈活高效,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。

  在市場化、產業化的進程中,國產電視劇市場仍在自我升級。有人說,如今國劇已進入品牌化2.0時代。最顯著的一點是,區別于過去一部劇集火爆后,便匆忙上馬趕制續集的做法,當下的品牌化運營更專注于專業化分工,將成功劇集所積累的人才與經驗傳承下去,形成可持續的題材“再開掘”。今年暑假的爆款劇《小歡喜》便是上海檸萌影業“小”系列的第二部。三年前的《小別離》圍繞留學話題展開,同樣聚焦親子教育議題的第三部《小舍得》預計于年內開機。檸萌影業創始人蘇曉曾用“打獵”與“種田”來類比兩種不同的創作心態。他認為,制作方不妨跳出追逐爆款IP與明星流量的“打獵”模式,用核心人才的培養沉淀、后續內容的開發、系統化工業能力的補足,來滋養創作的“沃土”。

  隨著劇集質量與影響力的增長,國劇走出去的步伐也更為穩健。除了古裝精品之外,展現當下國人生活的現實主義題材,愈發受到海外市場的青睞。去年,《雞毛飛上天》《北京愛情故事》被菲律賓引進;《小別離》在蒙古國教育電視臺播出,收視超過同期熱門韓劇,排名登頂。隨著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生活啟示錄》《父母愛情》等一批現實主義劇集的熱傳播,使中國影視劇在蒙古國的市場份額從2014年的不足7%增長到今年初的20%。再往前看,《媳婦的美好時代》也曾在非洲熱播,引來坦桑尼亞觀眾的集體點贊。打動各國觀眾的,正是這些現實主義劇集中流露的真摯情感、傳遞的中國當代生活的美好與溫暖。

(編輯:趙超)
會員服務